切换到宽版
  • 56阅读
  • 0回复

麻省理工校长发公开信:华人成员遭美政府不公正审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点胶机厂家

      文/观察者网 奕含
      
      虽然科研学术无国界,然而在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美两国间的科研及学术交流受到了实质性的影响,而阻碍的来源依然是美国政府。
      
      在配合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停止与华为、中兴合作后,日前,麻省理工学院(MIT)校长雷欧·拉斐尔·莱夫(L. Rafael Reif)公开宣称,本校华裔成员因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而遭受痛苦。
      
      当地时间6月25日,莱夫致信麻省理工学院全体成员,在题为移民如同氧气的信中,他写道:“今天,我不得不为我们麻省理工学院的华裔成员所遭受的痛苦境况而感到沮丧。我相信,因为我们珍视他们这样的朋友和同事,所以他们的处境和我们所有人有关,整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和我们所有人有关”。
      
      莱夫指出,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形势下,美国政府开始关心所谓窃取高科技和知识产权的间谍事件。然而,最近教师、士后、研究人员和学生却纷纷表示,他们在和美国政府机构打交道时,遇到了不公正的审查,他们感到被羞辱,被边缘化——仅仅因为他们有中国背景。
      
      观察者网注意到,这位校长是委内瑞拉裔,大学毕业前生活在委内瑞拉。
      

      
      华裔成员面临以偏概全的质疑和不尊重
      
      “作为学者、教师、发明家、企业家,他们不仅是我们社区的优秀成员,也为美国社会做出了杰出贡献。但令我深感困扰的是,他们感到自己收到了以偏概全的质疑和不尊重。”他写道。
      
      莱芙认为,在管控(间谍)风险时,必须非常谨慎,不应制造过分怀疑和紧张的恶性气氛(toxic atmosphere)。
      
      这位校长以减缓签证延期为例指出,仅仅因为宗教、种族或血统,美国严厉地控制移民,这表明美国正关闭大门——不再寻求吸引世界上最勤奋最有创造力的人。
      
      “我相信这一事件所表现的趋势,与美国获得成功的原因不一样。我也确信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的成就并非源于类似政策。而从长期来看,此举还会大大提高美国和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力成本。”莱芙强调说。
      
      委内瑞拉裔校长称赞中国科技发展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第17任校长,莱芙出生于委内瑞拉,是一位知名电气工程师。
      
      科学网介绍称,1973年,莱芙毕业于委内瑞拉卡拉沃沃大学,1979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电气工程士学位。他自1980年开始担任麻省理工学院教师,2005年出任教务长。任职期间,他主持开发了网络教学项目,为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提供了免费网络课程。
      
      在担任麻省理工学院第17任校长期间,莱芙多次来华参加学术活动。
      
      去年11月13日,他在北京举办的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峰会上表示,中国目前的科技进展令人印象深刻,包括在量子计算、5G 网络、高速铁路、移动支付等领域。
      
      “在学术领域,近来中国人工智能研究论文的发表数量跃居世界第一。在量子计算、5G网络和高铁领域,中国开发的技术世界一流。在移动支付、人脸和语音识别领域,中国企业则是领头羊。”
      
      莱芙强调,中国是诸多科技领域的重要参与者,并称赞中国拥有庞大的一流科技人才队伍。
      
      “当前中美两国发生了一些摩擦,但我们借助本届峰会,秉承共同学习、互惠互利和造福世界的精神,与你们走到一起。”他如是说道。
      

      
      翻页为公开信全文:
      
      致麻省理工学院的全体成员:
      
      正如美国一样,麻省理工学院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原因是它吸引了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来自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们在这个全球化的实验室里互相激励,共同创造未来。
      
      今天,我不得不为我们麻省理工学院的华裔成员所遭受的痛苦境况而感到沮丧。我相信,因为我们珍视他们作为朋友和同事的身份,所以他们的处境、乃至整个国家的局势值得每个人关心。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美国政府越来越关心所谓中国窃取高科技和知识产权的学术间谍事件。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我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比国家安全更为重要的。我很清楚学术间谍活动的风险,而麻省理工学院也已经制定了严格的制度来防范此类违规行为的发生。
      
      但在管控上述风险时,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不应制造过分怀疑和紧张的恶性气氛。的确可能有具有中国背景的研究者行为不端的情况,但那只是少数,发生率远没达到(触及我校政策红线)的程度。
      
      然而,最近教师、士后、研究人员和学生纷纷告诉我,他们在和美国政府机构打交道时,遇到了不公正的审查,他们感到被羞辱、边缘化——仅仅因为他们有中国背景。
      
      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来讲,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政策更能破坏合作和开放理想。这些华人、华裔同事的讲述令我心碎。作为学者、教师、发明家、企业家,他们不仅是我们社区的优秀成员,也是美国社会的杰出贡献者。但令我深感困扰的是,他们感到自己得到了以偏概全的质疑和不尊重。
      
      麻省理工的全球属性、科学思想的自由激荡包含无比巨大的价值,没有人比身处一线的我们更能体会到这一点。作为美国正在向世界发出的(复杂)信号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理解那些受到影响的同事们所受的痛苦。
      
      上述不公行为包括推迟签证延期。由于宗教、种族、民族或血统,美国对大量移民和一些群体发出严厉的攻击。总之,这些重大政策调整表明,美国正在关闭大门——我们不再寻求吸引世界上最勤奋,最有创造力的人。
      
      我相信这一事件所表现的趋势,与与美国获得成功的原因不一样。我也确信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的成就并非源于类似政策。而从长期来看,此举还会大大提高美国和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力成本。
      
      在此我郑重声明,对于麻省理工学院全球的每一位成员,我想充满善意与热情的对你们说:我们很高兴、荣幸、幸运能与你们站在一起!
      
      对于我们全世界的校友:我们仍然团结在共同的价值观和理想之下!
      
      对于所有崭露头角的人才:如果你热衷于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如果你梦想加入我们的团队,我们欢迎你的创造力,我们欢迎你不可阻挡的力量和愿望。我们也希望你能找到一条加入我们的路!
      
      5月份,世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创作巨匠:麻省理工学院1940级毕业生、建筑师贝聿铭。他在中国上海和香港长大,17岁时来到美国寻求教育。他留下的标志性的建筑遗产分布在世界各地,从波士顿到巴黎、从中国的到华盛顿特区的各个地方,以及我们自己的校园。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一生都与自己的“中国根儿”(Chinese roots)密不可分。可当102岁的他去世时,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将他形容为“他那一代最杰出的美国建筑师。”
      
      感谢那些贯彻了(经典美国价值观)的美国体制——它所创造的空间,令上述所有(美好的愿景)皆能成真。
      
      正如我在四十年的学术生涯中所发现的,大学隐藏的力量被每年秋季的新生们不断更新。我相信,同样的,美国的部分天才人物也会从那些充满激情力量、大胆、有着聪明才智、渴望美好生活的移民中不断涌现。
      
      诚然,在保卫国家安全、管理并改善国家移民系统方面,我国的确有许多地方要改进。但把当下的纷纷扰扰放在一边不谈,我相信真正应该被大声地、清晰地传达的信号是:美国有积极、开放、富有创造的今天是与移民们的故事分不开的——一个永无止境、不断更新的故事。
      
      在我们这样的国家,移民如同氧气,而每次吸入新鲜氧气都会使整个身体重新获得能量。作为社会,每当我们赠予移民以机会,我们都会得到对于所有人的未来至关重要的养料。我相信这种智慧将永远引领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和生活的我们。我也希望它能够继续指导我们的国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